有一次老師上課問我說:"你為什麼想要來學服裝。"我說:"我的夢想其實很簡單,我只想要在法國或者北歐的某個小國家開間小店,過愜意的人生,小店也不用開的大,只要能夠維持生活基本費用就好了。" 有時候我想追求卓越其實努力,努力再努力就有可能達成,但放下卻很難,認同自己平凡也很難。

 

      又有一次跟一位朋友走在台北的街頭。他高聲喊著這就是他要的生活,這就是時尚感。坐在NEO 19的Chilli 大口啃著薯條的我,看著窗外人來人往的街景,我卻說,如果我像紐約客每天過著忙忙碌碌的生活,每天有著派對,也許不會是我要的生活。這時的他說:"那你想要的是什麼。"我撇過頭看著窗外再度淡淡的說:"也許有一天等我完成學業,我會繼續讀書,默默的跑到英國,坐在咖啡館外面喝著一杯花茶發著呆開著我的MAC,默默的在我的部落格紀錄著我的人生。" 此時的他問:“那生活費怎麼辦。”我說:“總會有辦法的。”

 

      最近又跟另一位蠻會存錢的朋友聊天,我說:"我發現台灣人真的很會存錢耶。我真的覺得大家好厲害!!"他說:"很多外國朋友來到台灣之後也覺得台灣人這樣做是對的,應該為自己存一筆錢以備不時之需。"我不否認這樣的說法,但同時也想,如果把錢花在生命美好的事情上面也不錯啊!!

 

      曾經的我坐在巴里島的咖啡廳外面,上著網繼續估著報價。那時幾乎所有的人都羨慕我能在巴里島獨自一人過生活,但其實我是不快樂的。當時的我追求著許多的東西,追求著出書,追求著成名,追求著業績。每天早上八點出門,十點到咖啡廳,馬上點了一杯熱茶,然後開始寫著部落格,回信,回MSN,等報價,催報價。到了中午繼續點了一個炒飯或者沙嗲,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吃完東西然後繼續工作。下午把還沒完成的東西完成,到了晚上八點才發現,啊!!!天黑了噎!!該回家了!!然後又騎了一小時的摩托車回到自己租的VILLA睡覺。巴里島認識我的朋友笑說我沒生活,生活沒重心,我驚呼:為什麼換了空間,換了地方,我還是沒有生活。

 

      於是我接受了爸媽一直建議我做的事情,就是放下工作繼續讀書,但我很徬徨,很害怕。回國後還是不斷的找事做,報名了裁縫班,每天沒日沒夜的縫東西,想著忙碌就是一種幸福。開始再度找出版商,認為寫書就是一個目標,有目標就是幸福。

 

      徬徨的我甚至去找了我一直很相信的佛堂,問了佛祖幾個問題。當時的我告訴自己所有問題只問一次,之後怎麼想是我自己的問題。我問了,我應該繼續寫部落格嗎?佛祖笑了。我問了,我應該繼續寫作嗎?佛祖笑了。我問了,我應該繼續裁縫嗎?佛祖搖搖頭。最後不甘心的我,問了:回來讀書的我,真的找的到我要的人生嗎?佛祖點點頭。

 

      現在的我,還沒開學,還沒目標,還沒事做。但吃著一碗牛肉麵的我,卻好像突然頓悟了,頓悟了人生其實不需要追求那麼多,人生其實不需要那麼忙碌,簡單的喝著一杯咖啡,簡單的開著FACEBOOK,簡單的讀著一本書,體驗人生的輕鬆,其實幸福就擺在我眼前。

創作者介紹

傑瑞 x 愛設計

jerrydas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